您现在的位置: 达州文艺网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览 >> 文艺谈古论今 >> 正文

“天下第一墓联”探迷

 2008/7/18 10:21:13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评论]

“造物皆野马尘埃,谁是仙谁是佛,殊青云客呕残心血……”一幅洋洋洒洒的312字长联,不仅成为目前发现字数最多的“天下第一墓联”,而且其文风清新,内涵丰富,艺术价值十分珍贵。近日,笔者深入万源市鹰背乡瓦子坪村,现场查看了这幅创作于清朝末年的惊世长联,不得不为先人的智慧和才华所折服!同时,随着墓联公诸于世,它的神秘面纱正被逐步揭开…

惊世长联藏“深闰”

714,笔者在万源市鹰背学校教师苟在江的带领下从鹰背乡街道跋涉一个半小时才来到苟燕溪墓地。墓地背山面水,座落在一个凹型小山坳里,占地面积约50来个平方,墓前是条终年流水潺潺的“燕溪”,对面是在当地颇有名气的“三丛山”(又名笔架山)。据当地老人介绍,选择这块“风水宝地”,是墓主苟燕溪根据风水堪舆学,选择的一块来山去水的所谓“山冲之地”。古人认为这样才能阻止风水跑掉,风水学言风水为气,遇水则止,噫而为风,下落为雨,所以在山腰间或山顶上建墓并一定要在山前有水环绕,才能聚气。从墓地的位置来看,也可见墓主当时的显赫身份和匠心独运。

一近墓地,杂草掩映中的主墓已失去了昔日的气宇轩昂和华贵气派,看起来并不显眼,倒是那两对4米多高的华表格外“出类拔萃”。虽然历经岁月的磨蚀和风雨的洗刷,华表上的对联至今依晰可见。312字的长联的上下联分别刻在两根高大的华表四面,字径约15厘米。原文为:

造物皆野马尘埃,谁是仙谁是佛,殊青云客呕残心血,白眼郎击碎唾壶,仗兹一点灵光,洋洋洒洒,到头来兔走乌飞,倾刻黄梁都梦醒;世本无金刚法身,但留个书生面目赤子心肠,使彩笔题我椒浆奠我宝剑酬我,也落得炳炳燐燐为老头巾吐气;似此终场,辜负他虎斗龙争,迭正迭闺迭英雄,到不如丁公白鹤老子青牛,泡影早寻归去路;何须求福地嫏嬛,即傍君家画人吾家可山,总与乾坤留正气;

浮名若醯鸡世界,偶为触偶为蛮,但首邱狐长恋故乡,华表鹤每怜新,凭尔三生幻态,渺渺茫茫,撒手去风清月朗,逍遥魂归碧落帐;死犹傍玉皇香案,再等他翰苑胚胎蓬莱伯仲,看簪缨让谁鬼魅欺谁车笠怨谁,又何妨轰轰烈烈做新傀儡登场;几多妙趣,任随尔莺歌燕贺,宜雅宜风宜庄烈,也还与徐福楼船严滩钓叟,沧桑都作过来人;这便是蓬莱方丈,无分先代帝国后代民国,都从风月认前身。

据查证,这幅墓联的上联是苟燕溪生前所作,下联是苟燕溪的好友邓柳泉、苟德孝、冉景贤、张明征在苟燕溪去世后为悼念亡友而集体创作,后请工匠精心雕刻竖立于墓前。其壮观的情景,当时曾轰动周边好几个乡镇,不少文人骚客和群众纷纷前往参观。

镶嵌深山里的文字珠玑

墓主苟达明,字朗卿,一字鸿奎,书斋名燕溪山房,又名醉菊轩。所以后人称他为“苟燕溪”。 苟燕溪为前清例赠明清进士。其墓前有他的弟子为他修建的一个高3米多的贔屃座碣碑。(贔屃,是传说中的一种动物,似龟,好负重。墓前贔屃劲部的长短与身体的大小,都和墓主的功名有关并相称。)碑上的“晚清例赠明经进士苟燕溪”字样至今十分清晰,仍可辨认,但功德碑上的其它较小的字斑驳,无法确认,因此无法得知苟燕溪确切的生卒时间。

鹰背乡瓦子坪村位于万源、宣汉、平昌三市(县)交界处。在旧社会,这里是一块典型的“飞地”,有便宜可占时,哪个县都要来“捞一把”。遇到麻烦问题,却是哪个县都不愿管。所以,这地方就成了盗贼的避难所,成了流民的聚集地,也成了落魄文人的“桃花源”。无人问津,没人理睬,历代饱学之士只好在这里顺其自然,听天由命。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深厚的文化积淀,为滋生独特的地方文化提供了特别的土壤。

清朝末年,朝廷腐败,战祸连年,民不聊生,苟燕溪生不逢时,怀才不遇,加之对当政者贪污腐化,欺压百姓很是不满,遂隐居老家即今万源市鹰背乡瓦子坪村,以讲学、行医、著书谋生。时与遭受同样坎坷的地方人士邓柳泉、苟德孝、冉景贤、张明征以诗会友,借酒浇愁。苟燕溪这时文思如泉涌,留下了许多美文佳作。由于苟燕溪始终生活在社会最低层,切身体验和感受到了底层社会和人生的另一面,所以他的作品多以遣责文学和批判现实主义为主。例如,他登临对面三丛山的一首《九月登丛山绝顶》一诗:“登高眼界空,群山入望中。吟诗不须酒,落帽敢临风。古柏千年绿,霜枫九月红。何当游太华,乐事更无穷。”

真正全面、深刻反映其才情、抱负和遭遇的无疑当是那对墓联。上联“造物皆野马尘埃……到头来免走乌飞,倾刻黄梁都梦醒”描写了自己淡泊名利及怀才不遇的心境;“但留个书生面目赤子之心肠,使彩笔题我椒浆奠我宝剑酬我……总与乾坤留正气”又反映出作者虽然身处逆境,但失志不失意,不愿与当局者同流合污,矢志不渝的可贵精神。下联为苟燕溪的生前好友,晚清孝廉邓柳泉、堂弟己酉选拔贡苟德孝、同年弟廪生冉景贤、少卿弟晚清廪生张明征四人合作。下联不但文字对仗十分工整,而且意境十分吻合,可谓天衣无缝。“浮名若醯鸡世界”同样视名利如草芥,“撒手去风清月朗,逍遥魂归碧落帐……都从风月认前身”这是对苟燕溪生前才气和高风亮节的由衷褒扬。墓联既有丰富的文学性,又包含先进的思想性,实为字字珠玑,句句精华。

一颗熠熠生辉的文化明珠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据,各类长联不胜枚举。云南昆明大观由孙髯翁题写的“五里法地奔来眼底,披襟岸祯……”对联长达180字;四川青城宁封殿李善济题写的“溯禹迹奠民阜以还,南接衡湘……”共396字;更有江津临江楼,清朝时期的江津才子钟云航在狱中曾作了一幅长达1600字的长联。但据考证,像万源市鹰背乡瓦子坪村这种专竖在墓前的长“墓联”极为罕见;尤其是这种上联为一人创作,下联为多人相对,更是闻所未闻。

从文学艺术手法上看,大观楼联、成都望江楼崇丽阁联、贵阳甲秀楼联、李大钊挽孙中山联等都是多用排句,一边写景,一边抒情,寓情于景,借景抒情,形式较为单一。鹰背乡的这副长联另辟蹊径,紧扣现实,景、事、情相互交融,不仅嘲喻相间,庄谐结合、怜恨交织,发人深省,而且铺陈恰当,也显得腾挪迭宕,颇有气势。此联用典而不古奥,句长而不嗦,语气贯通,气势恢宏,实属联苑奇葩,艺林珍品。从书法艺术上来看,也颇有造诣。墓联及碑文字体多以行书为主,兼有草书、楷书,字他龙飞凤舞,金钩银画,神采飞扬,是作者精神境界的忠实记录,与作者的情感性格、修养密切相关。可谓语是形美神足,形神兼备。

据鹰背乡党委书记李远俊介绍,此联已引起万源市有关方的高度重视,该乡也专门制定了保护措施,切实加大对墓地及墓碑、墓联的保护力度,争取深度开发。万源市文物管理部门已派出有关专家赴现场作考察论证,以进一步分析发掘其文化价值。这幅312字稀世墓联,必将成为达州本土文化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并焕发出耀眼的光彩。

 

 

【作者:王咏明】【责任编辑:bihui】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图片新闻

    戛云印社举行第四次社

    市剧协开展“喜迎建党

    驻市委宣传部纪检监察

    市女摄协组织开展摄影

    达川区摄协第二届会员

    市文联召开党史学习教
      最新推荐

    版权所有:达州文艺网 地址:中国·四川省达州市西外永兴路2号市政中心1107A室
    电话:0818-2153622 Mail:dzwyw@126.com 1597278598@qq.com QQ:1597278598 82338128 QQ群号:37029820 邮编:635002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络技术:0818-2500000
    备案号:蜀ICP备190307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