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达州文艺网 >> 文章中心 >> 文艺纵览 >> 文艺谈古论今 >> 正文

“蜀道何难”与“秦川锁钥”的由来

 2008/10/6 13:53:24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评论]

 一条纵横穿越在千里巴山的210国道,跨越了唐代诗人李白惊叹的“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险峻山川,连接沟通了数千年来蜀国沃野与西北的苍凉,尤其是政治、经济、文化等商贸往来,开辟了崭新的篇章。沿210省道行车至万源,离城西南6公里处的一面悬崖峭壁上,映入眼帘的“蜀道何难”四个刚毅圆润的大字,给人以惊喜和振奋;当车辆行进到名叫石冠子的山洞口时,透过车窗还可看到峭壁上“秦川锁钥”四个笔锋强健、厚重、凝练的书法,更让人叹为观止,这两幅书法作品是在什么样的时代背景下题写的呢?
  “蜀道何难”,改写了慨叹的诗篇
  秋日,和风习习,车子行进在千沟万壑间那蜿蜒盘旋的公路上,深山风景激荡心境,接近万源城不远,在万源南面出城的第一道咽喉大岩窝,临窗远眺对面雄俊大山的腰间,四个“蜀道何难”的大字,映入眼帘,让人顿生一种景仰和惊叹。
  “四个一米见方的大字镌刻大岩窝上,居于壁立的两山之间,周围怪石嶙峋,蜿蜒的后河自银硐子平缓地流经万源城垣后,在此飞流直下……”车上的李先生向我们娓娓讲述这几个字的背后故事,他说:对面的小地名叫大岩窝,此处聚集了从高山深处流淌而来的条条溪水,因而又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流,藏匿于乱石丛中,泻向石冠子深潭后,再狂奔而去。当人们经过这里时,只要向对面的大岩窝凝望时,都会油然而生这样的赞叹,一座宽厚俊美的大山不愧是护卫万源古城的天然屏障。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进出万源县城的商旅往来,沿山走路,必要绕道5里坎坷山路,又不得不沿着险峻的石壁边沿慢慢爬涉而过。就说当年的巴山背二哥路过这里时,都会卸下货物歇息半天,点上随身带上的香烛,叩拜山神,大行虔诚之礼,以求平安。
  大家眼望巍峨蜿蜒的群山,一条平坦的道路从这嶙峋乱石和坚固山体之间穿越,在科技落后的时代,全靠人力进行艰难开凿,要让羊肠小道变坦途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随后,另一位姓张的老先生补充道:1938年,当时全国抗战爆发,直接受命修建此道、负责施工的我国老一代公路工程、中国土木工程专家赵祖康,带着工程施工人员,对“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也进行宣战,要在坚壁中劈出一条坦途。于是他组织力量赴西北和西南国际补干线细心勘察,奔波往返在蜀道天险之间和黄土高原之上,结果表明,此地是汉渝路上的第一大难点,没有捷路可以绕过大岩窝,更没有退路可走,只有背水一战,因此赵祖康坚定豪迈地喊出了 “蜀道何难,车辆出川”的口号。
  坎坷蜀道,在烽烟中坦荡出川
  说到210这条国道的前身,还得要追溯到上世纪三十年代末,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民政府西迁重庆,是年11月定重庆为战时首都,后定为陪都。此后不久,又成为二战时期同盟军司令部在远东战区的指挥中心,当时重庆对外交通十分困难,为了保证抗日战争所需军用物资和民用生活物资能迅速运到重庆,国民政府决定以“库款自办”方式,投资修筑汉渝公路,以便沟通大西北国际运输线陇海铁路,接运西北及前苏联援华物资。在当年战火硝烟弥漫时期,在如此困苦的环境下,打通此道的重要意义,不仅实现了数千年来大巴山祖祖辈辈的悲怆梦想,也为中国抗战取得全面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38年2月,国民政府电令交通部从速修筑汉渝公路。4月,交通部公路管理处组织两个队,以万源为中心,分南北两线同时进行勘测,南线为万源至重庆,北线为万源至汉中,9月勘测结束,成立汉宣(汉)和宣渝两个工程处,采取边测量边施工和分段修筑等办法,开展筑路工程。1940年3月万源至大竹段全段打通。1943年春,汉渝公路万源至重庆段417公里全部竣工通车。汉渝公路起自陕西汉中,止于重庆,途经万源、宣汉、达县(含今通川区)、大竹、邻水直到重庆市沙坪坝区三角碑(今沙坪坝转盘),全程587公里。历经5年,终于修建了这条曾是“打马出川”,今是“汽笛鸣山”的著名国道。
  据相关记载,万源至大竹一段修成后,工程处呈请时任交通部公路总管理处处长赵祖康为万源境内的几处险要艰巨地段题词。“蜀道何难”原刻在汉渝公路由北向南公路左边岩石上,1965年“三线建设”拓宽公路时被毁。时过17年后,1982年12月,万源县委函请时任民革中央副主席、上海市副市长的赵祖康重新题书,并拨专款镌刻于公路河对面至今。
  “秦川锁钥”,辉映古今的风景
  汽车在险峻的山间飞驰,车窗外云烟飘渺。
  出大岩窝南行不足两公里,就是石冠子,今人皆称石冠寺。石冠寺自古为万源南路第一要隘。正如万源名士邓仲衡吟咏“铜城锁钥今如昨”的突兀与险峻,的确也是北入秦壤、南进川渝的“锁钥”。
  一个窄窄的山洞越来越近,细看山洞四周结构,那一个个小小的如鹅卵石样的石粒积聚的山体形象,可见自然雕琢的风物,让人惊叹不已。仰望着悬空于石壁上的“秦川锁钥”四个遒劲的字体,环顾左右秀美的山水,徐徐展现当年奋战在这深山莽林中,无数修路民工的身影……大家在李先生的指点下,来到一张锈迹斑驳的石碑前,读到了当年刀砍斧劈的精彩文字。遥想当年要在石冠寺凿造山洞,其艰险可见一般。山洞共3个相连,总长38.3米,高6米,宽7.5米,皆为凿穿坚硬的砾石(俗称子母石)而成,洞壁上至今仍钎痕处处,錾迹斑斑,纵横交错,密如蛛网。
  石碑,屹立在第一道山洞与第二道山洞相间的路旁,记载了开凿全段工程中,石冠寺最为困难的情形。时任汉渝公路工务第四总段段长、公路工程专家、新中国成立后任交通部工程管理司副总工程师、书法家张子范书写了《石冠寺山洞工程志略》:此寺在万源城南十二里,旧路缘石级凡十数接,迤逦攀跻。至寺,俯身下瞰,则岩壁四片,兀突夺山而出,屹立如鸡冠,高可廿丈。岩壁逼河水成深潭,而级峻路狭,仅容著趾,行旅至此辄股溧。公路取路线之平直,衡工费之经济,舍穿壁为洞诚无他策。惟开凿山洞,较需技巧,且子母石质坚软交错,不宜钻炸,势必委于熟练工人,故著工较迟。及开工又值疫病流行,工人死亡枕藉,因而旋停旋作,迨廿九年五月始完成。险蜀道于是而为康庄。时后全段打通六月也。计历时十月,用工一万二千。
  “蜀道何难”与“秦川锁钥”交相辉映的人文墨迹,镶嵌在大巴山险要的自然景观中,让人更为振奋。六十多年的风云变幻,六十多年的沧海桑田,一副“蜀道何难”刻于险峻的石壁之上,以及另一副“秦川锁钥”四字勘于石冠子山洞的北硐门楣上,书写两幅墨宝的历史背景,无不诠释了让天堑变通途的数十万无名英雄,不怕艰险,勇敢无畏的牺牲精神,也深刻地反映了那些无名壮士和英雄们的开创精神,谱写了210省道从大巴山的昨天走向今天的历史进程,从今天走向美好未来的阳关大道!
【作者:杨建华】【责任编辑:bihui】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图片新闻

    戛云印社举行第四次社

    市剧协开展“喜迎建党

    驻市委宣传部纪检监察

    市女摄协组织开展摄影

    达川区摄协第二届会员

    市文联召开党史学习教
      最新推荐

    版权所有:达州文艺网 地址:中国·四川省达州市西外永兴路2号市政中心1107A室
    电话:0818-2153622 Mail:dzwyw@126.com 1597278598@qq.com QQ:1597278598 82338128 QQ群号:37029820 邮编:635002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络技术:0818-2500000
    备案号:蜀ICP备190307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