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达州文艺网 >> 文章中心 >> 文艺品牌 >> 巴山作家群 >> 作家在线 >> 正文

映铮: 透着爱的文字

 2010/11/14 16:59:06  来源:达州晚报  [发表评论]


  人物档案:映铮,女,2001年开始创作,2003年后以此为职业,作品远发澳大利亚、西班牙、新加坡等地。现为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已有25部专著收录其个人作品,出版《独品》、《欲望书香》等散文集,与人合著文集《为我鼓掌》、《状态巴山》。达州市“首届文艺创作政府奖”唯一女性获得者。其主创的警示话剧《爱在身边》意义深远,影响广泛。
  
  爱与“艾”的碰撞
  
  记者:今年的艾滋病宣传日,我听很多朋友说到《“爱”在身边》这部警示话剧,其中一位看了五场哭了五回。你创作的时候有哭过吗?
  
  映铮:应该说是哭过了才开始创作,写作的过程中也几次停笔,有些场景,甚至不堪下笔。
  
  记者:为什么会关注这样一个群体,创作这个作品的动机是什么?
  
  映铮:曾经也对艾滋病患者谈之色变,避之不及,但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高等动物,始终是我们中间的一员,很多患者都是被生活所逼或者因生活受骗的底层人群。关于底层生活的艰难,我是深有体会的,因为我就是从打工人群中走出来的一员。后来在一次创作会上遇到大竹艺术团团长谭开文先生,他谈到当下缺少艾滋病题材的作品,这个特殊群体需要创作者的关注,我就开始留心这个题材,收集这方面的资料,希望通过我的笔,为他们争取更多的温暖和爱心关注。
  
  记者:是的,你做到了。剧里面自始至终都体现着浓浓的爱,你是怎么把握这个主题的?
  
  映铮:这个不需要刻意的把握,事实上这些人群的故事更生动也更深刻,剧情实际上就是被现实里浓浓的爱推动着发展的。
  
  
冒险的代价和成果
  
  记者:艾滋病人群是远离正常社会的一个群体,你的素材是怎么得来的?
  
  映铮:2004年去北京开会的归途中开了“小差”,转道去了媒体报道的艾滋病人最多的地方,河南驻马店的上蔡县。当时心里也直打鼓,那些人会不会不合作、不友好,自己会不会被传染?幸好当时我带着采编证和刚刚在北京获奖的证书,当地主管部门才帮忙联系了部分病人。走近他们,我才走出了内心的恐惧,在他们的故事里经历了由陌生到同情再到心疼的历程。
  
  当时我们敲开的第一扇门,是一对模范艾滋病夫妇。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已经接待过无数个采访者,不但积极配合治疗,也帮忙做其他艾滋病人的思想工作,因为他们的孩子没有被传染,已被政府隔离抚养。但是,我们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却出乎想象,那是一双充满仇恨和绝望的眼,不但不理我们的招呼,还伸手来推开我们。工作人员想了解一下出了什么事,他开始咆哮起来,顺手从门后操出一把砍刀朝我们追过来。幸好当时我们三个人一起,周围民居也隔得不远,那个年轻一点的村干部拉着我们拔腿就跑,跑出没多远,就听到“当”地一声,回头一看,那个患者的砍刀已经嵌在了院门上。后来才知道,他老婆已经死了好几天,他不报告也不出门。我们无法感知他当时内心的悲痛,但却深深体会到了他的绝望。
  
  记者:真是很惊险啊!是不是转身就走了,放弃了采访?
  
  映铮:没有,之前已经有过充分的心理准备。再说,去一趟也不容易,不会轻易放弃。
  
  记者:幸好你没放弃,不然就没有之后的三个大奖,包括2005年“达州市第二届艺术节”的创作金奖,2006年“四川省第五届巴蜀文艺·戏剧”二等奖,和今年的达州市“五个一”工程奖。
  
  映铮:是的,这得感谢大竹剧作家张尚权老师的指导和修改,更要感谢大竹艺术团倾其人力物力的打造,此剧才得以在更广阔的舞台展演。这个作品不仅仅为拿奖而创作,我想唤起更多人对这个特殊群体的关注和关爱,希望在爱的氛围里让他们更加坚强,重塑生活信心。迄今为止,“爱”剧已经在成都、内江、大竹等地公演了近50场。
  
  
平民情怀的支撑
  
  记者:创作这样的题材,除了勇气,还需要有悲悯精神和平民情怀,你的“留守儿童”作品也是基于这样的出发点吗?
  
  映铮:是的,2001年在深圳打工,当时的创作多是来自底层的见闻和思考。根据老乡的故事写了短篇小说《儿不认母》,想不到很快就被《侨乡文艺》、《江门文艺》和《三月三》等杂志转载。我这才意识到,这出悲剧不仅仅发生在一个不幸的打工族家庭,每个打工者都有可能成为这样的不幸者。我希望通过作品呼吁埋头挣钱的打工朋友不要忽视了孩子的教育,孩子的成长离不开父母的爱,也希望政府和职能部门尽量给打工者提供学习和生活的必要保障。此作后来改成小品《岔路口》,被大竹、简阳等艺术团多次演出,2006年被宣汉电视台拍成电视短剧播出。
  
  记者:更多的读者熟悉的可能是你的散文,并且你的散文很有小资情调,为什么不写一些都市情感或者玄幻神秘的文章?那样更可能让你名利双收。
  
  映铮:文字是一种力量也是一种责任,更透着爱与希望!我不想以秘史、野史、艳史来满足人们的窥探欲,用赤裸裸的肉欲来诱惑人们的眼球,或者找点不轻不重,无关痛痒的乐子来充当精神自慰润滑剂。我来自底层人民,所以我想通过反思底层人的生存状态,更多地关注在人们生存与发展过程中,人性的复杂与人性的异化,冲击一些既定模式形成的遮蔽,揭开生活最本真的现象,去触摸生活的细节,触摸刚刚发生的历史。
  
  记者:这的确是写作者应有的思想和状态。在散文手法的优美精致与沉重现实的凝重表达之间,你是如何把握的?
  
  映铮:人们常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不管是高于生活,还是还原于生活,我想创作是不应该拘泥于形式的。只要能将自己的见解和感受表达出来,用什么方法,什么体裁不重要。正是这样,才让我掌握了更多的创作方法,丰富了我的表达方式。
  
  记者:在创作上你算是一个比较全面的作者,我记得2007年《达州晚报》上曾连载过你的《锣鼓冲》。该小说同年又被《国防时报·法制教育周刊》连载过,还获得了“首届海内外华语原创作品·小说”二等奖。
  
  映铮:是的,这是一个移民题材。湖广填川,是多数四川人手心上的烙印,是一段不该也不会被遗忘的历史。这部小说讲述的是我们那些平民祖先,为了寻找一块生存之地,不远千里,不畏艰辛的迁徙生活。与后来的《闯关东》和《走西口》同属一个主题。我想让更多的四川人在回望过去时,用心去感受祖先们坚强勤奋又艰辛凄婉的人生片断,以及中华女性柔韧坚贞的美德。
  
  
寻找温婉的感动
  
  记者:这些作品是不是你能被开江创办破格录用,并迅速在文坛产生影响的基础?
  
  映铮:不是,我回开江时的作品还很单薄,那仅仅证明我是一个可以写作的人。真正的成长还是回到达州以后,仰仗了达州很多前辈和老师的指教。
  
  记者:从打工仔到专业作家,这个蜕变过程对你来说最难的是什么?
  
  映铮:我是一个善于遗忘的人,既然困难是所有人都会面对的,走过之后,所有的坎坷也都应该是我感恩的过程。至于那些通宵伏案、经济困窘、远离人群的寂寞应该是所有写作者共同拥有过的。走到今天,我脑子里留下的只是那些值得我感激的人和事,正因如此,我的心里才常有阳光和花香。
  
  记者:接下来有什么大的创作计划吗?
  
  映铮:关注那些已经成年的留守儿童,也就是已经进入社会、十分茫然的问题青年。希望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表达方式让他们明白,曾经他们缺失的并不是父母和社会不愿意给的,其实他们也可以通过努力重新拥有。我想挖掘他们的温婉本性,校正他们扭曲的人性,帮助重新做回自己,找到真正的幸福生活。
  
  记者:我们期待着这样的好作品,也感谢你接受本报的采访!
   
【作者:潘丹】【责任编辑:singcee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图片新闻

    达州市文联开展缅怀革

    【美文汇馨】丨邱燕:

    戛云印社举行第四次社

    市剧协开展“喜迎建党

    驻市委宣传部纪检监察

    市女摄协组织开展摄影
      最新推荐

    版权所有:达州文艺网 地址:中国·四川省达州市西外永兴路2号市政中心1107A室
    电话:0818-2153622 Mail:dzwyw@126.com 1597278598@qq.com QQ:1597278598 82338128 QQ群号:37029820 邮编:635002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络技术:0818-2500000
    备案号:蜀ICP备190307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