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达州文艺网 >> 文章中心 >> 文学作品选 >> 来稿·综合 >> 正文

紫花

王永川 (宣汉县三墩初中)636168

 2012-04-12 12:16:01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评论]

 

    青瓦房,粉土墙。

 

    孩子就坐在屋边的一块小石板上,他手里拿着父亲做好的木制模子枪。一个清晨,他那样安静,脸上带着无上的满足与喜悦。那时的清晨爬在他身后的屋檐上,那屋檐黑而安静,土筑的墙壁泛起暗红色光芒。晨曦那么鲜艳,带着小雀儿欢快的鸣叫,透过头顶葳蕤葱绿的树冠,在墙壁上投下姗姗移动的星星点点的光影。

 

    就在离屋墙不远的院子边,恰有一簇开着紫花的灌木,微雾般清晰,朦胧,散出阵阵幽香。清晨,蜜蜂的大部队还没有来,只有那欢快早觅的鸟儿在两棵高大的梧桐树上叽叽喳喳争执着一个新鲜的问题。

 

    这孩子全然没有注意周围的一切。他兀自玩着手中的木模子枪,眼睛里闪烁着童真而灼灼的光华。

 

    “安!”我这样地称呼他。当我,以一个十岁孩子的身份走入那片院子。

 

    安站起来,我能看见他的眸子里带着喜悦、骄傲。那时的年华,绿色的苹果树正在天空充盈一个季节所特有的谚语。

 

    “你的木模子枪吗?很好看!”

 

    安点了点头。“爸爸给我做的啊,他花了两个上午的时间呢。”安调皮地把木模子枪端在手里,斜歪着头作瞄准状。

 

    “我能看看吗?”

 

    “行!”安麻利地一推,将木模枪推在我手里。

 

    一股清香的木屑味迎面扑鼻。我接过他给我的木模枪,感到沉甸甸。那确实是一件十分精致的木制品,可以看出男主人是花了一番心思做成的。木面光华,形状逼真,那种原木所带有的木斑花纹让这件木制艺术品更加赏心悦目。

 

    “你为什么要做这只木头枪啊?”我问。

 

    “打世上害人的魔鬼呗!”安像一只快活的小公鸡雄赳赳拍了一下胸膛。

 

    “什么?”我瞪大眼睛,很惊异他这样奇怪的回答。

 

    “打——世上——害人的——魔鬼——啊!”安举起枪,朝着虚无的空间 “嘭”了一声,然后嘿嘿嘿地笑起来。

 

    有那么一个午后,我们一群伙伴在绿葱葱的山野里玩耍。我们在寻找夏日的金甲虫。而安独自在一条山涧边睡着了,怀里抱着木模枪,口里咬着一支绿油油的狗尾巴草,很甜蜜的样子。我们没有管他,兀自玩耍。后来安醒过来了,揉着惺忪的眼睛,神秘地问我们:“嗨,你们说这里究竟有没有山鬼呢?”

 

    “哈哈哈!”我们笑得前仰后俯,“你才像个山鬼呢?”

 

    安的脸上露出怅然若失的神态。他紧紧抱着手中的木模枪。

 

    那以后,我看见安的心思,他对那木模枪情有独钟。在我们一起上学的路上,在流年里我们一起走向土地拾捡金黄的麦穗,或者在大地的边缘朗诵着落日下归笼的牧影。他无不带着木模枪儿,伴随着他那天真而又顽皮的童年。

 

    然而,我忘了后来,我们怎么在一群伙伴中发生了争执。安的木模枪被大家伙们一气之下摔得粉碎。安绝望地站着,看地上已被处以极刑的木模枪,流出寂寞的泪来。

 

    我是向安借过几本图书的。一本《铁匠的儿子》,一本《西游记》,还有一本没有了书皮的战争类题材的图书。我贪婪地阅读那得心应手的小小图书儿。在我还没有将《西游记》阅读完的时候,安便上门来催要了,他说:“你必须还我。”

 

    “安,你不是说要我看完了再还吗?”

 

    安红着眼,“不!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我气急败坏,觉得他出尔反尔,便拒绝归还。

 

    安哭着跑回了家。

 

    一个月后的一天,空中飘着雨后冷冷的雾。我带着看完的图书到安的家里。

 

    安的家里太安静了。那院子因为昨夜的一场强风突袭,已变得凌乱不堪。梧桐树的叶子耷拉着,那一簇紫花已然踪影全无,一片枝折花落的惨景。苹果树也默默地在冷雨中瑟瑟抖动。我看见安的家门紧闭。只有安和他的三岁大的弟弟沉默寡言地坐在门边。

 

    “安,怎么了?”

 

    安的眼里落下泪来。细雨飘渺的上午,这夏日的冰冷让我心中感到无限震讶。

 

    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良久,良久,终于没有说出话来。

 

    两天之后,我从大人们那里得知,安的父亲患绝症永别人世了。

 

    那一天,安与他的母亲要离开村庄远走他乡。安在他父亲坟前跪了良久。金黄的引魂纸漫天飘落,风吹来时,我亦看到了一张未被燃透的白色纸片,孤独地飞上天空,漫无目标地飘荡而去……

 

    安离开的那一天,将几本图书送到我手里:“洪波,既然你很喜欢它们,就送给你吧。爸爸没在了,我要努力忘记这一切……”

 

    安哽咽,红红的眼睛涌起潮湿的泪痕。而那时,我也分明看到他举起手中业已支离破碎的木模枪,将它们的碎片一一扔进火堆里。

 

    我诧异地看着。安揉了揉眼睛,疲倦的样子。

 

    “洪波,别怪我!其实木模枪坏了,但他的碎片依然藏在我身边。今天,我只是想让爸爸永远……”抽噎……良久……

 

    “爸爸说过,他要我扔掉一切关于他留给我的东西,因为他不要让我记住……”

 

    安,走了。远别了故乡的青瓦房。那样决绝,那样坚定。

 

    我坐在空旷的大地,忽然感觉到落日余辉的遥远。那是一个血色浓厚的黄昏,晚风吹过孤寂的野田,带着农谚里归家的牛咆送来草木阵阵幽香。我没有说什么。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不知道明天该在哪里……你很幸福,洪波!”

 

    紫花……紫花!十五年后,故地的紫花开满山野,无声,无息,亦无别离的泪水……

 

    十五年后,当我再次打听安的消息时,得到的回答却那样残忍:安早在七年前就外出了,至今杳无音信!

 

    安的旧宅里已经长满了杂草,青瓦房塌陷,粉土墙黯然;只有院前的那簇紫花依然在季节里抱紧闪亮的年华寂静而疯狂地盛开……

 

 

 

【作者:王永川】【责任编辑:吴星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图片新闻

    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

    李开杰【摄影家】

    赵英【音乐家】

    龙飞【画家】

    宋小武【作家|剧作家】

    陈官煊【作家|诗人】
      最新推荐

    版权所有:达州文艺网 地址:中国·四川省达州市西外永兴路2号市政中心1107A室
    电话:0818-2153622 Mail:dzwyw@126.com 1597278598@qq.com QQ:1597278598 82338128 QQ群号:37029820 邮编:635002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络技术:0818-2500000
    蜀ICP备080057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