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达州文艺网 >> 文章中心 >> 文艺网专栏 >> 喜迎十八大征文 >> 正文

竹乡的春天

 2012/12/11 15:18:58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评论]

 

 

  “唉呀!天狗吞吃太阳了,姥姥快来看啦!”,“豆点年纪,懂得什叫天狗哦?”……
   

   一声童稚的叫喊,一句慈祥的对答,触动了我脑海深处那童年、故乡的敏感神经:——“奶奶快来瞧哇,山下白塔顶上那光圈,五颜六色,怪哩?”,“娃崽,那是我们的竹祖显圣了噻。”“奇哩,奶奶!啷个竹祖?啥样竹祖?”……
   

  “啊啊?……哈哈!……嗬嗬?……”。京城的喧闹又把我从童年、故乡的难解情结中强拉回到现实:大街上、阳台上、楼顶上全都堆满了人,人们纷纷拿出自备的各式天文望远镜、有色眼镜、玻片和胶片向天空遥望……
  

  人家看天我看地,因了这些街区、楼群与我结有割不断的情愫啊!我在京城已工作、生活多年,想想自己亲手绘制的累累建设蓝图变成了眼前一条条繁华宽阔的街道和一座座亮丽的高楼大厦,按说也算功德圆满了。但偏偏怪了,近来不知咋的,随着退休年龄的步步逼近,这心里象塞进了条毛虫,越发慌乱起来,总感到还有啥事没闹懂,总觉得还欠着什么似的——到底欠着什么呢?
 

  龙年春节,忽然接到故乡县委和县政府寄来的一封热情洋溢的书信。信中介绍了家乡的惊人变化,倡议远在外地的乡友为故乡加快建成“西部文化旅游名城”献计献策,加瓦添砖。

   句句暖语,声声乡情,诉说着故乡热切的企盼,也勾起了我对白塔、竹祖甜甜的回忆和对儿时、故乡幽幽的思念——
 

  我的故乡在川东北的华蓥山区,那里山奇水异,竹茂林森,是历史悠久、文化积淀丰厚的竹乡,还有一个异乎寻常的美名叫大竹呢。记得小时候的我特别好奇,也特别顽皮,不管是酷暑在月光下的山村地坝上,还是寒冬在木板平房里的柴火旁,都要死缠烂打地扭住奶奶讲故事。当年,奶奶讲的故事特别多,也特别奇妙,让我幼小的心灵得到了那么多温馨的慰藉和甜蜜的滋养,给我童年的生活增添了那么丰富的色彩和透彻的欢乐。
 

  山区的冬天格外寒冷格外寂寞。那天在柴火旁,我又揪住奶奶要她给我聊聊白塔和竹祖的传奇。奶奶本不愿开口,但拗不过我的纠缠,就先卖了一个关子:

   “白塔、竹祖那事搁着。娃崽,我先问问你:你知道我们县为啥叫大竹么?”
 

  我冲口而出:“竹子大竹子多呗,老师说过《县志》里明明记着噻。”
 

  “还有哩?”
 

  我摇了摇小脑袋,傻眼了。
 

  奶奶告诉我:“我们县不仅竹子大竹子多,更要紧的是我们大竹还是天下竹子的发源地,是竹祖圣地哩。‘大’字里本来就有‘最老’和‘第一’的意思噻。”接着,奶奶给我讲了县里一段古老的民间传奇:“那年,孙悟空大闹天空的时候,搅得天庭一片混乱,托塔天王李靖于危难之际,将手中白色宝塔向孙悟空投去。果然将孙悟空框在塔里,但那猴头用力一挣,轰地一声,宝塔竟然爆开了花……
 

  这天,人们突然发觉天上飞来无数白色的碎片,它们最后降落在县城北边的红岩山头上。这些碎片很快凝聚成一根乳白色的竹笋,谁知它竟发了疯似的长高长粗。县太爷赶忙找来一位道士占卜吉凶祸福。道士说:‘哪还了得,如果任其疯长,一旦刺穿了天庭,上苍会降祸人间的’。看着县太爷慌了神,道士安抚道:‘这样,我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炼了一口大铜锣,将其移来盖在竹笋上面,它就莫法长了’。县太爷应诺,道士一阵施法,那口大铜锣忽地从地上飞起,哐的一声罩在了那支大竹笋顶上。大竹笋果然停止了上长,但它的根却又使劲地往土里串溜,第一束根串到了县里的中山,根又发叉分出无数的根来,这些根再往上生长,就长成了满坡满岭、漫山遍野的竹笋,最后形成了郁郁葱葱、遮天蔽日的竹林,就是现在的川东大竹海。这些发了叉的根得到县内乌木湖和东柳河的润泽后,越发突突突地乱串,串向全省、全国,还穿山越岭、漂洋过海进入了异国他乡,于是,这些乱串的竹根就生发了全世界的竹林。”
 

   奶奶向火里添了一把干柴,火膛噼噼啪啪地响了起来。映着满脸红光的奶奶喜滋滋地告诉我:“由于我们这里是全世界竹林的发源地,是竹祖圣地,又有那么一支古老奇特的大竹笋,从那,本县就改称大竹县啦。我们大竹与天下竹林真真是根根相系、血脉相连、心心相映、亲亲热热的一家子哩。”

  听到这里,我浑身也感觉热乎乎的了。我越发好奇了:“奶奶,你说的那支大竹笋在啰个透角呀,我咋从没见过?”
 

  “娃崽,你看城北红岩山头上那座高耸的白塔象不象一支大竹笋?”
 

  我点点头。
 

  奶奶继续说道:“那支大竹笋生发了全世界的竹林后就羽化登仙了。”
 

   我穷追不舍地问道:“既然大竹笋羽化登仙了,哪它和白塔又有啥勾连哩?”
 

  奶奶高兴极了:“问得好,我们的娃崽长进了。”……
 

  在县城念高中及后来在京城念大学、参工,我都查阅、保存了大量有关白塔及相关建筑的资料,与奶奶讲的几乎一致。大竹笋羽化登仙后,人们为了铭记它孕育、繁衍天下竹林的恩德,景仰它不屈不挠、蓬勃向上的气节,赞赏它声东击西、借力制胜的睿智,效法它甘于奉献、隐姓埋名的风骨,仿照它的模样集资建造了县里的这座白塔。
 

   ……奶奶又说道:“我们大竹人知恩必报,还修建了规模宏大、气宇巍峨、雕梁画栋、流光溢彩的竹祖宫,每年都要举办隆重的天下竹祖祭祀大典。全世界竹产区的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都有来朝圣的哩。”
 

  “奶奶,我咋没瞧见过竹祖宫哩?”
 

  奶奶叹了叹气,不无遗憾地告诉我:“可惜竹祖宫被后来的战火烧成了灰烬,如今只留下这座砖石砌的白塔,就再也没人来朝圣了哇。唉!”
 

   柴火刚刚燃尽,屋外呼呼地刮起了凛冽的寒风,哗哗地狂泻着如席的大雪,已听得见大树呜呜的摇晃声和枝桠嚓嚓的断裂声了。
 

  竹祖宫的被毁割断了故乡与天下竹林的血脉根系和至爱亲情;竹祖宫的被毁又象这鬼天气一样,让我这颗滚烫的好奇心骤然凉成了冰凌。奶奶对竹祖宫的的“叹息”、“遗憾”似乎又有一种超强的魔力,使我从儿时起就对建筑及与建筑有关的事物具有了一种“本能”的偏爱、敏感和痴迷……
 

  虽然多少年过去了,奶奶早已过世,我也接近了耳顺的年龄,但是,奶奶讲的故乡县名、白塔、竹祖宫的古老传奇记忆深刻,至今没忘;虽然年岁大了,但小时候那片痴心未改,那份痴情仍在。我常常在夏夜仰望浩瀚无垠的苍穹,看着满天闪烁的星斗浮想联翩:当年故乡传奇中的竹祖宫究竟啥模样?象太虚幻景、海市蜃楼,还是佛祖圣地、迷幻天宫?真想象影视剧《神话》、《隋朝来客》那样,一下子神奇地穿越到古代,去瞧瞧那座珍藏了故乡人性格气节,凝聚了故乡人情感智慧,浸透了故乡人灵气灵光,寄托了故乡人梦想理想的竹祖宫究竟何等幽玄瑰丽。可眨眼一想,不对,影视剧只是文学艺术家的创作,没有科学依据呀?一提到科学,我又想起了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的著名预言:“只要人类找到了能超过光速的办法,时间就会倒流”。我一阵欣喜:时间倒流,不就可以退回到古代了吗?我们也可凭借超过光速的法子如折叠空间的“虫洞”,瞬间蹦到其它遥远的星球上去回望我们的地球,去看看地球上过去发生过的事情,不就可以目睹故乡当年那座竹祖宫的风采了吗?可眨眼又一想,还是不对,人类至今还没有找到任何能超过光速的办法呀?而且,根据现在科学技术的发展速度判断,恐怕本人今生今世也难以看到爱因斯坦预言的实现了。
 

  唉!真是无奈:目前,故乡的人文景观慢说在全国、全球了,恐怕在川内也少有知名度和吸引力啊!
 

   我对竹祖宫的这份恋情与其说是“叹息”和“无奈”,勿宁说是一种让人难以释怀的切肤之痛:原本热闹非凡的一方好山好水、一座文化宝窟却因竹祖宫的消失而偃旗息鼓,埋藏深闺无人识呀……

  兔年隆冬,我坐在电梯楼的暖气房里上电脑,突然看到有关报道称,我国今年国民经济增长速度又超过9.2%;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国民经济年平均增长速度为9%以上,是全世界最快的;我国已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的位置。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人间奇迹。本人又激动得彻夜难眠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今人胜古人”。 今天,我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建筑、交通、信息及社会各方面的先进和发达程度都是古人望尘莫及的,我们的先辈既然能够建造那么迷人的竹祖宫,今天,乘着举国上下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劲风,我的故乡难道不可以建造出一座更加气派、更具震撼力的竹祖宫来么?我的故乡难道不可以重新举办更加隆重的天下竹祖祭祀大典,让故乡名闻遐迩,以此吸引全世界竹产区各种肤色的朋友都回故乡来、回竹乡来参观、旅游、寻根、朝圣,重叙亲情、再续根缘、共话未来、团团圆圆,从而带动故乡整个文化旅游及相关产业的快速发展么?
 

   故乡,生命、力量之根,情感、智慧之源!

    故乡固本壮根,才会根深叶茂;慎终追远,才会源远流长啊!
 

  ——“轰!……轰!……”
 

  一阵阵焰火的巨大轰鸣把我从回忆和思念中轰了回来。夜幕已经降临,满天缤纷的礼花已把整个京城映得奇如白昼。礼花一会组成千条巨龙腾飞,一会变成万颗卫星升天,一会又汇成了一组五彩斑澜的大字“人勤春早,祖国吉祥!”……
 

   眼望炫目的礼花,手捧炽热的书信,我的潜意识陡地一闪:我终于明白自己还欠着什么,还有什么宿愿没了了。
 

  开春过后,故乡的山山岭岭、坡坡沟沟又会是春风温润,春雨淅沥,竹根奔突,新笋勃发的时节了。想到这里,顿觉一阵阵新春的气息扑面而来,心头涌动起一股股奔腾不息的暖流。我赶紧敲打键盘,移动鼠标,查阅资料,精心绘制了一套自己迄今为止最为得意的图纸——《竹祖宫建设蓝图》。接着,将该图纸和一封《关于重修竹祖宫和举办世界竹祖祭祀大典的建议》书向遥远的故乡发去……
 

  闹完元宵,我和几位同事在祖国最南端的城市三亚刚参加了一个学术会议,又接到一个到祖国最西南端的大城市拉萨去搞一个建筑规划的任务。巨型空中客机离开云飞浪卷的南海后,飞进了内陆。平原、丘陵、盆地、山谷、江河、湖泊在我们的眼下依次舒展开来。“高原?”不知谁惊叫了一声,眼前突地一亮:青海快到了。大伙都为祖国疆域的辽阔、河山的壮美唏嘘不已。
 

  到了西宁,我们按照事先的约定,转乘列车去拉萨,大家都想亲身感受一下在世界海拔最高的铁路——天路上乘车的滋味呢。
 

  列车在青藏高原上奔驰。瞩望车窗外这座象征我们民族精神、寄托我们民族情感的亘古神山——昆仑,感慨良多:啊,昆仑山,你是一把量人生命高度的尺,你是一柄试人生命强度的剑啦!
 

  路基越来越高,列车已升至云层上边了。在灿烂阳光的照射下,耸出云端的座座雪山、冰峰闪着耀眼的金光不断地在前方出现,又不断地从车身两旁往后移去,我仿佛成了当年的孙大圣在天宫中欢畅地驰骋、飞升。一想到孙悟空,猛地想到了大闹天空,想到了白塔、竹笋、竹祖宫……。嗨,我怎么把家乡的大事给忘了?
 

 我立马拧亮手中的平板电脑,接通网络,划动视频,触开QQ邮箱。果然,故乡县委和县政府办公室发来了一封情真意切的邀请函:“……您的建设性的建议将纳入县里的工作方案,《竹祖宫建设蓝图》已通过县住建局初审……竹子的绿色、环保、低碳越来越受到现代人的青睐。我国号称‘竹子王国’,国际上也正在兴起新的‘竹生活’潮流,探索、扩大、强化竹子的‘意’、‘艺’、‘器’、‘境’、‘悟’对当下和未来生活的支持,竹文明将更放异彩。……”
 

  “嘟嘟嘟……”,手机响了,我摁了一下键子,原来是故乡来的短信,提示我收到邀请函后“别忘了回复哈。”
 

  件函最后说道:“我县传承、打造竹文化和竹旅游是建设‘西部文化旅游名城’的关键,时机难得,潜力巨大,春潮滚滚,我们诚挚地邀请先生……”
 

  在西去的、飞驰的列车上读到故乡的来信,倍感亲切。我又热血沸腾了:
 

   故乡,我的竹乡,叶落归根,慈乌反哺,我一定回来为您的发展竭尽全力!
 

   故乡,我的竹乡,您蓬勃的春天、文化的春天必将迎来又一个红红火火的夏季又一个硕果累累的金秋!

 


 

【作者:甘在林】【责任编辑:李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图片新闻

    达州市文联开展缅怀革

    【美文汇馨】丨邱燕:

    戛云印社举行第四次社

    市剧协开展“喜迎建党

    驻市委宣传部纪检监察

    市女摄协组织开展摄影
      最新推荐

    版权所有:达州文艺网 地址:中国·四川省达州市西外永兴路2号市政中心1107A室
    电话:0818-2153622 Mail:dzwyw@126.com 1597278598@qq.com QQ:1597278598 82338128 QQ群号:37029820 邮编:635002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络技术:0818-2500000
    备案号:蜀ICP备190307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