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达州文艺网 >> 文章中心 >> 文学作品选 >> 散文·随笔 >> 正文

映铮:春色(散文)

 2016-03-04 11:30:23  来源:开江县创办  [发表评论]


  妈妈喜欢的颜色必定是明媚而轻盈的。有盲人都能感受得到的温度,有不惊扰酣睡枝头上翠鸟的柔软,还有蜜蜂返乡时从不迂回的从容。这种颜色叫春色,岁月最初被宠爱的样子。


  这颜色,是开冻的泥土上那层薄而朦胧的雾珠,是解码的流水上那快而率真的颤栗。它们严阵以待,呵护着踯躅了整整一季的种子,张网以期那些即将“噗哧”而举的绿色锥子。这个时候,大地仍然沉寂,风加快了速度,仍然过得无声无息。但是妈妈知道,这是人生最惊心动魄的内敛,是稳操胜劵的陶醉和欣喜。


  她开始整理云髻,开始去碰触并解开大地的外衣。用汗水刨开一个又一个坑,播下一粒又一粒温润的卵子。幻想并期待着她的孩子,前仆后继,扯着水一样的血脉放肆的奔跑。跑遍豪迈的山河,用无与伦比的姿势。


  这颜色,正是在纯氧中一丝不苟成长起来的孩子,长了妈妈喜欢的,桃花与玫瑰合谋的样子。怕蛰伏的惊喜戳伤那稚嫩的脚底,妈妈调动了所有的芳菲,铺陈出一条走向晨曦的路途。等到时光幡然醒悟,等到暖色赫然耸现。春风的拐角处,她笑看孩子们与两朵雪花在大江里翻腾、戏水,擒出阳光干干净净的裸体。在汹涌的寓言里,她期待孩子们掀开万亩荷塘的盖头,捡起一朵禅意,挎上透明的火焰,欢快的走向晨曦,取下一对可以飞翔的羽翼。


  这颜色,还是孩子背影上,那层欢快的霞光,妈妈隐而不言的希望。孩子不会知道,那一朵禅意里有对隐形的翅膀,那一兜晴明里有一根很细的风筝钱。鸿鹄也罢风筝也好,都无法丈量出未来的高度和深度,更无法得知妈妈藏起了多少纵宠,消弥着沿途的浮躁、孤独和不安。当冷面笑成花颜,当花朵阻挡了归途,飘在半空的,无所适从的孩子,听到了杜鹃的呼唤。看到了妈妈正衔着春泥,扩筑着自己当年的花房那坚挺的屋脊。


  那种叫春色的颜色,其实是妈妈娇媚而敏感的心,虔诚而热切的希望。她希望,在她钟爱的土地,开满她辽阔的芬芳。那些奔跑着的,她柔嫩的孩子,正扯着血脉升华她出嫁前那朵风尘仆仆的秘密。

 

【作者:朱映铮】【责任编辑:吴星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图片新闻

    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

    李开杰【摄影家】

    赵英【音乐家】

    龙飞【画家】

    宋小武【作家|剧作家】

    陈官煊【作家|诗人】
      最新推荐

    版权所有:达州文艺网 地址:中国·四川省达州市西外永兴路2号市政中心1107A室
    电话:0818-2153622 Mail:dzwyw@126.com 1597278598@qq.com QQ:1597278598 82338128 QQ群号:37029820 邮编:635002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络技术:0818-2500000
    蜀ICP备080057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