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达州文艺网 >> 文章中心 >> 文艺家协会 >> 达州市电视艺术家协会 >> 视协动态 >> 正文

微电影创作需要宽厚的艺术品格 持久的创作欲望

——专访微电影《蓝》导演陈滔、孙洋

 2017/1/9 14:44:35  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评论]

 

    >记者专访微电影《蓝》导演陈滔、孙洋<


  本网讯 在去年华东六省一市微电影大赛中本台创作拍摄的微电影《蓝》和《半山云里的路》分别获得了一、二等奖。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实属不易。在荣誉光环的背后有着两位不为人们广为熟知的导演陈滔、孙洋,他们分别是本台专题文艺中心主任和微电影工作室主任,他们导演的微电影故事性强,擅长使用电影语言讲述故事与表达个人情感,影片具有诗性意味,影像风格极为强烈。为探寻创作过程中的心路历程,近日本刊记者专访了陈滔、孙洋,平时略显腼腆的两人,谈到微电影,却滔滔不绝:“我们很庆幸自己从事这样的事儿,每一次都是新的挑战,每一次都苦乐参半,每一次都从许多的不确定中折射着未来。越冷越需要温暖,越痛越需要乐观。”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达州台第一部微电影是什么时候开拍的?创作动机是什么?


  陈滔:2014年7月,台里召集部分创作人员开会,要求制作几部公益广告去参加一个叫“红棉杯”的公益视频大赛。送片时间在8月初,也就是1个月不到的时间。当时心想二十多天,从策划,拍摄,剪辑,到交出一部具备参赛规格的短片,应该还算能够对付着拍吧。实拍大约在接活的半月后,头3天为弄出结构几乎什么都没干,后10天寻场景,找演员,跟同事、朋友意识交流和拼接段落场景,出了一个十几页的手写稿,最后两天在电脑上定了剧本和细则,然后是开拍。关于创作意图,其实一早调子便是定好的——由核心价值观作出分类和分功能的作品表现。对制作人员来讲真正难办的是如何拿出一个系统化的实物。那个时候对公益广告作品的较高水准认同基于央视2013年左右播放的,旨在体现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共生的一些电影艺术化短片,以及国外一些带有公益行为表现的商业广告。当然那些都是别人的作品,结构参考也好技法模仿也好,创作核心还得靠自己。构思了两三个方案,否决,排除,最后落在“川剧”二字上。倒也不完全是一闪而过的念头,电影主元素普遍被认同是声和画,音是近些年注重起来的,而戏剧人物,似乎在主元素中又比较受人们喜爱和关注——戏中戏,梦中梦,人中人,这类变幻莫测的戏剧性、光影感无论大师还是屌丝都知晓其屡试不爽之奇效,如同“你懂的”三字。印象中我们这群70年代人,特别是在川剧辐射范围之外的南方人,可能多数都缺乏对川剧的认知和欣赏。而其现状也并非对错、好坏等标准可轻易衡量。这关乎一种艺术流派的兴衰,及其生命历程的映现,就跟大家在论坛上互掐国画到底死了没有一样,你说它没死,但你难遇佳作,至少从传统技法和宗旨上来看,正宗流派丧失了大部分话语权。然而当你论断其已经死了的时候,各种复兴计划,口号助阵,媒介流行元素,国内外百万级大师单幅作品拍卖,老年书画班,儿童培训机构,书画院,高校教程却又在事实层面让你产生疑惑,人还在,魂却游离了。结果掐来掐去,最终不了了之,散场回家该干嘛干嘛,空留一份情怀。我们近些年所看到的川剧面临的现状也大概就是这个样子。谈到艺术实体,相信很多前辈也都选择沉默——的确没太多好谈,戏场子都没了,设备老朽,戏服腐烂,你让人老去回忆往昔恐怕一来不妥,二来伤感,三来讨骂。那究竟还谈不谈?可以,但我们需要另一种形式。记录片是最佳选择。伪纪录片在某种境况下也行,或者电影短片,公益广告,MV这些戏剧化写、编、拍都成,一种能避开尴尬却又可以试探核心问题的人为技巧,不投机取巧,却也不能不痒不痛,说了白说。谈什么?我们这次选择不去渲染符号化美感——妆容、脸谱、腔调、韵律、把式,夸大其历史荣光——满堂喝彩、名角登台、书报赞许,我们必须避开那些容易被商业和市场设套的便利元素,那些虚荣记忆。我们选择谈论一下当事人。在某天,一个县城的文化角落,我们可以以后辈身份坐下来跟他们谈一谈,作为亲历者的他们如今身在何处?又怎么一个活法?毕竟大家都处在虽身不由己前进,但仍难舍过往的这个时代,这是创作这部微电影的动机。

 

>陈滔、孙洋微拍摄电影工作照<

 


  记者:拍摄过程中遇到过什么问题和困难?如何解决?有没有发生有趣的事情?


  孙洋:肯定有,而且不少,拣几个主要的说吧:第一是影片方向问题,本来安排的任务是一部公益广告,就算拼了命扩容,顶多也就3分钟,但考虑故事内容之后,决定把它往十几分钟的微电影上头靠。剧本出来之后,大家也就只管执行了。第二是经验不足,这部名为《蓝》的微电影实际上是专题文艺中心第一次尝试这种影片形式,所有参与者几乎在这方面都是从头起步,从剧本到演员,从录音到电影化剪辑。好在大家都有信心,而且是真想做好这事。一步一步试着走,走错了也不抱怨,这当中信心是关键。第三是演员,从剧本设置来讲,主要演员其实就两个人:一个是年老的曾经的川剧演员,一个是他想要授艺的孙女。配角则是意象化的老人年轻时的舞台形象,以及同一历史时段的小孙女。扮演老人的演员身份是真实的川剧演员,名叫罗子学,剧组的人都喊他罗老师,他20多年前是川剧团的职工。某种程度上,他的表演带有亲历者的本色成分。需要控制的是台词和走位,以及合情理的表演发挥。最初找到他也是一件有趣的事:定好主演的特质后,我们事先找到了川剧团,得知其中一位聂老师在滨河路开了一家茶馆兼戏友小型表演的场所,于是又找了过去,想的是能用上就算运气好。见面是晚上10点多,下雨,麻将桌上没人。聂老师身披大红雨衣从家里骑着自行车赶来,大家坐下谈了谈。从年龄上讲,聂老师不太合适,但他也是川剧演员出身,所以我们当时就偏向于由他来扮演老人的年青时代形象(舞台角色)。结果主演还是没找到,然后聂老师靠着麻将桌,喝着茶回想了好一阵,给了我们罗老师的电话。第二天,我们在一个小区老年活动室见到了罗老师,征服我们的除了他那张既可严肃又慈祥的面孔,还有那种戏剧演员特有的锐利眼神,在各种说明意图表达意愿软磨硬缠后,罗老师掐灭烟头,拍拍手,淡定表示可以尝试一下,扯那些闲话没用,试试吧,反正以前也是演员,上得了台面,他说。于是大家这才松了一口长气——老天助我!(扯个题外话:除了《蓝》的合作外,我们已经多次跟罗老师合作,愉快、轻松、好玩、长见识)。另外一个主演是孙女角色,当时王思霁刚通过本台演员选拔大赛进入台里,正参演《江城故事》,并且之前已有两次给江湾城拍摄商业广告的前提,大家一琢磨:年龄气质形象都符合,只要人聪明,会主动融入角色就OK。也是第二天,办公室大家见面聊了聊,人比想象中聪明,普通话也顺溜,搞定、完事,只等实拍。总之找主演的过程也让大家感觉要制作一部微电影既困难但也能体会乐趣,就看你愿不愿意去克服其中那些琐碎和挫折。第四是拍摄过程中遇到的一些技术问题,比如首次尝试尽力依照标准电影制作流程来运行我们这个初生牛犊兼草台班子;首次制定导演台本和细节分镜本;首次全程使用浅景深的人文焦段定焦镜;首次接触和实施场记概念;首次学用5D3;首次使用ZOOMH4外置录音机——那是一款适用室内音场的麦克风,被用作室外现场拾音;首次运用“造型”灯光——我们的大平板LED照明本来是铺垫小范围底光却被用作了面部造型光源;首次集中为一部片子购买道具;首次组建团队,首次等待演员,首次细听川剧。当一切都在进行之中,你会发现无谓首次或者多次,也无谓什么困难或者快乐。你只想把这事办成。


  记者:微电影《蓝》的故事内容是什么?它又想表达什么?


  陈滔:故事很简单:一个退休川剧演员,始终想让孙女接自己班。然而孙女虽迫于父母在外打工,又自小接受外公的川剧基本功训练,表面上日复一日重复着这种枯燥无味,内心却不愿接受这份过时的寄托。于是在贫穷的小屋里,二人产生矛盾,从生活到思想逐渐对立。一次大的争执后,孙女离家,去商场朋友那里打工,而老人则独守家中。老人来到破败的剧院,走上曾经的戏台,恍惚中看见自己身着一身戏服,意气风发,而孙女则一脸向往,老人明白了什么,他去商场寻找孙女,而孙女却因心中杂念而放弃了与他谈和。但某种改变却在此际萌生。夜晚,孙女循着小巷偷偷回到老家,透窗远望,老人身影已远非当年魁梧强壮,戏中的英雄独自垂头落寞。老人倚靠的饭桌,孙女常坐的地方,仍摆放着一副蓝色碗筷。末尾,孙女来到戏台,与老人重聚。


  孙洋:其实说到表达,我们应明白无论对于哪种具实艺术,没人有所谓的定向责任去承担具体的义务。但为什么会有人去做那些事?原因不多:生计、兴趣、精神追索。有了生计,你能生存;有了兴趣,你既能生存又可创新,而精神层面的追寻和探求,则将直面人类本质,试图超越物质局限去描述道义,铺垫未来。这种个体牺牲及其带来的深远意义显然值得认同与共享。《蓝》里面的蓝色,既是颜色、情绪上的忧郁困顿,也是现实景致中的海洋星空,蓝可悲可喜,可大可小,可浓可淡,你可以说它是颜色,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内心基调。如果要说表达,也只能是我们试图在人与人之间,爱的沟通上作出一个情节化表现,你的认同建立在爱一个人,一样事物,一种情感之上。说到底,川剧元素,演员身份在其中只是一个引子,一种故事外在形式,核心的是人类理解和认同。


  记者:比起常规电影时长,微电影在相对有限的时间内要把矛盾更集中,情节更紧凑,你们在剧本策划和拍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经验跟大家分享一下呢?


  孙洋:据传微电影这种说法实际是在国内某次学术讨论会上由一位教授提出的,在国外,电影只有短片和长片之分,介于其中的,不特别以时长作归类的还有实验片、前卫电影、以及无法归类的独立影片等等。所以对微电影这种当下通用叫法,不必过分去纠结,能拍出来,拍得有意思就好。国内有种较普遍的行规,限制微电影长度须在15分钟内,但依据去年我们参赛的情况,片长不超过30分钟,也得到了评比资格,这样下来,剧本就有可能作出时长和情节上的较大浮动。个人认为如果你决定走情绪化表述的路子,那么标准长片是首选,但如果要在微电影上主攻情绪,那时长建议不必太长,因为情绪为主打的电影,多数避免不了长镜头的使用,即便剧中只有关键场景出现的长镜头,也会占用掉很长时间,而一旦前期对长镜头把握不充分,很容易在后期剪辑中出现既舍不得切掉又无法保证其完整的两难局面,虽说跳剪、多重曝光等技术手段可以部分解决一个同场景完整动作的时间拖延,但同时你得准备牺牲掉其由完整情绪带来的情绪铺垫,以及古典电影对于表演动作的逻辑要求和美学规则。如果你打算主攻故事和情节,那么应当注意逻辑性和节奏把握。这种时候,时长可能会宽松一些,比如25分钟或者更长时间里,你可以去设置更多的场景、演员和调度轨迹,好莱坞类型电影,特别是走商业化路子的影片,编剧对于逻辑和节奏的考量是典型例子。有了牢固的可以推敲的框架,才会有精彩的情节,而情节便是承载大家想象力的自由空间所在。


  记者:去年我台获得的微电影和微视频有哪些奖项?


  陈滔:微电影《蓝》和《半山云里的路》分别获得了华东六省一市微电影大赛一、二等奖,《勿高空抛物》获得实验片一等奖。《半山》还获得了亚洲微电影艺术节三等奖,以及两个省级微电影赛事一等奖。同时这两部微电影,数部公益广告以及随后制作的两部定制类微电影在市级微电影大赛中也拿到了大部分奖项。


  记者:当前国内微电影的现状和趋势又如何?


  孙洋:微电影作为当代人普及的影片形式,在目前仍处于上升态势,民间制作、专业团队、商业机构、电视台、电影公司、品牌导演都在大力投资出产。有一个不完全统计,去年微电影产业市场达到700亿,由此也可以想象其产量的庞大和复杂。比如昨年的华东六省一市大赛,组委会说的是1000多部压缩到1000部评选,而亚微大赛则是2000多部参评,今年或者往后几年内,参赛、参评的基数可能会更加迅速增长。个人认为这种情况好坏参半,多年前贾樟柯预言了“全民DV时代”,其现实写照之一便是如今的海量视频涌现。各大视频网站每天有成千上万的视频上新播出,但真正好的作品也极可能会遇上被瞬间埋没的命运。于是有志之士又把希望转向各种视频大赛,但光靠评委们的筛选,很多时候也会疏漏,在上千部或者几千部的初选阶段,专业评委是不会出现的,作品是分发给初选团队,由准专业人士甚至大众评选来筛除。也许你有一部真正好的作品,然而对方在审看时接个电话,发条微信,磕几颗瓜子便在这个赛事中宣告报废。但更应该看到的是,正是由于这种集体热情,体制扶持和艺术氛围的增多增强,微电影才有了今天,而且还会继续走下去。


  记者:你们有没有导演方面的什么经验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陈滔:大流趋势中要能够保持良好个人心态,宽厚的艺术品格以及持久的创作欲望。最关键的是,不管大环境如何变幻,作为真正的微电影人,你得想法在每年或者两三年周期内保持实作的出炉数量,以及与同行和大众的作品交流。这样即便一两部优秀作品被忽略,但你的状态却始终维持在正确之中。此外,一些影视院校刚毕业不久的导演系、摄影系兄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对“导演”二字抱持了过高热情与喜好,攀比心态过盛。很多兄弟印象中的导演应该坐在折叠椅上面对高清监视器拿着对讲机指挥全局,而从不少微博晒照上也能看出他们对于高档摄影器材的技术化偏爱。然而技术却无法构成一部影片核心,只能作为辅助,没有思想的作品再如何花哨、如何投人喜好也无法跳脱物质束缚,最终沦为工业化商品,因为器材本身就是商品,你对其投入越多,便越会成为那种事物。另外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要控制“玩儿”的心态,没人说过玩儿就不好,但是得同专注区分开,专注,某种程度来讲也可以说是玩儿,不过玩儿却无法说成是专注,尤其是你不能因为你个人玩得高兴,就忽略甚至拖累了团队其他人的工作付出,如果你担任的是导演,那么你必须懂得去注重团队合作,把控好正式运作时段和其他时段的节奏,大家一起玩才会玩得更高兴。


  记者:我台在微视频、微电影创作上面临着哪些问题?如何改进与提高?


  孙洋: 总体上看,我们仍然缺乏保证恒定产量的软硬实力,而在当下微电影市场中,拥有恒定产量的团队、机构,往往能获得数倍甚至数十倍于我们的经济收益。这是一种观念互动的状态:以往电视台的传统地位,固定市场经历几次大洗牌后已有较大变化,如今的商业团队也远非早些年的单一婚庆摄影公司,而是由分工明确的专业队伍来包揽一切类型化视频。其灵活性与市场竞争力在很多时候可以对电视台形成实际的冲击与削弱。微电影身处其中,若想在市场分一杯羹,那么软硬两方面就得具备相应较好的依靠电视台形成的业务规格与竞争规则。设备需及时更新、升级,人员要分工明确,尽力避免分工混淆,比如录音、灯光、场记等单项分工最好是由专人专司其职。目前我们离达成这种目标仍差得较远,但明确分工这块一直在改善,重心也在于不能与专业市场规格,主流作品标板相差太大,另一方面可以从我们独有优势上下手,将商业团队难以实现的长周期、大策划类艺术影片作为周期标志,这样即使在短期利益层面上拿不到高分,却能为长期利益,如荣誉、口碑、传播率、业务占领高地,业务专精等方面带来综合性铺垫,如果各方预期理想,我们在往后几年里,应该可以在单片上获得更大的市场投资,毕竟对于文化艺术市场来讲,很多时候其吞吐能力会超出我们的想象,机遇、实力、作品这几者的可变与融合,理应在实际中成为我们的信心来源。


  记者:近期有什么新片计划?对未来的期望?


  陈滔:目前手头有一部城管投资的微电影,剧本已成形,前期各项工作也已经开展。另有一部小规格人文微电影也同时在筹划,争取在风格定位上往参赛类视频上靠。还有一些意向性的投入制作也在商谈中。


  不管处于何种情况,我们都需保持信心,艺术之路永无止境,避开虚荣浮躁,踏实做好眼前事,便可无惧未来。用一件发生在拍摄《蓝》之时的小事来收尾吧:由于穿戴川剧戏服很是麻烦,我们把剧本中段的一个镜头放在了拍摄的最后那天晚上。夏夜,干热沉闷,聂老师和罗老师站在一红一蓝的墙下,时空无言交错,昔日戏中角色在现实中与衰老之人共存,潜藏于心的热情,难谙世事的孤寂。红色,蓝色。锣鼓声于靡靡,愤懑化为失落,戏中人的真实,为剧中情轻叹着无奈,虚实交织之际,更有突破困境之志。拍摄结束,聂老师默默收下了片酬,500元。卸完妆,除去戏服,大家作别。有人问他:这戏服以后还能穿吗?小巷暗光中,他看看我们,拍了拍那方折叠整齐,从剧团仓库中一堆发霉戏服中好不容易挑选出来的老生戏服:人在,就有穿的那天。 (供稿/电视艺术家协会 曾光  编辑/吴星辰  邹靓)

 

微电影剧照《线》

 

微电影剧照《线》

 

微电影剧照《蓝》

 

 微电影剧照《半山云里的路》

 

微电影剧照《半山云里的路》


                                                                                                                                                                                         
                                                                                                                                                                                        
  

【作者:市文】【责任编辑:吴星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图片新闻

    抒写巴山—达州市庆祝

    市剧协组织“双下”文

    万源市两个乡镇文联正

    大竹县举办“全面小康

    市文联开展慰问贫困党

    市文联开展“艺起抗疫
      最新推荐

    版权所有:达州文艺网 地址:中国·四川省达州市西外永兴路2号市政中心1107A室
    电话:0818-2153622 Mail:dzwyw@126.com 1597278598@qq.com QQ:1597278598 82338128 QQ群号:37029820 邮编:635002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络技术:0818-2500000
    备案号:蜀ICP备190307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