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达州文艺网 >> 文章中心 >> 文艺评论 >> 观点杂谈 >> 正文

征服——达州市2017年新年音乐会断想

□曹文润

 2017-02-08 15:13:50  来源:达州传媒网  [发表评论]


  那是一个寒冷而又令人感动的夜晚。当《拉德斯基进行曲》最后一个音符像一朵蒲公英消失在新年音乐会的演出大厅时,我如梦方醒,徐徐起身,随着安静的人群走向巴山大剧院门外。我回头望了一眼,不少观众涌向前台举着手机拍照,记录这个难忘的时刻。那些耀眼的闪光灯无疑是向乐团的灵魂人物——那位著名指挥家?沃特?希尔格斯表达崇敬之情。这样的人生时刻值得纪念,这样的珍贵场面值得回忆,它让我蓦然涌起一缕如春暖意。


  实不相瞒,在所有的艺术门类中,我对音乐始终怀有敬意,音乐于我犹如不敢轻易靠近的古希腊神话中的缪斯女神,我自知我没有走近她的资格和底气,唯一能做的唯有仰视,如同仰视夜空中那些散发着神话与传说光泽的遥远星辰。这一次,托文化惠民政策的福,让达州人民有幸在家门口近距离欣赏到了一场世界水准的交响乐演奏。


  在近两个小时的新年音乐会里,我就像一位怀着虔诚之心小心翼翼走进圣殿的朝圣者,在第一个音符响起之时,就心甘情愿地把我的想象力和对艺术的膜拜呈献给了那些来自德国的音乐家们,让他们用充满魔力的倾情演奏带着我的灵魂在艺术的殿堂自由飞翔。无论是贝多芬的《艾格蒙特》序曲和勃拉姆斯的第四交响曲,还是沃恩?威廉斯的《大海之歌》和乔治?比才的《卡门》序曲、约瑟夫?施特劳斯的快速波尔卡,或是小约翰?施特劳斯的皇帝圆舞曲,都堪称经典,更是一道道音乐大餐;尤其是那首我多年前从网络下载欣赏过无数次的《蓝色多瑙河》,在现场近距离欣赏小约翰?施特劳斯这首不朽的圆舞曲名曲时,更具不同凡响的感受。当小提琴在A大调上轻轻奏出一串舒缓的震音时,我的眼前立刻出现了这样的画面:宁静的多瑙河上晨曦初露,波光粼粼,生机无限。它同时让我联想起了这首名曲问世六年后的1873年,法国印象派大师莫奈在阿弗尔港口画的那幅著名的油画写生《日出?印象》,两位艺术大师一定心有灵犀,不然他俩怎么会不约而同地选择黎明为创作元素?那些悠扬的旋律与色彩斑澜的油画笔触交织一起,在我的脑海重叠出另一番奇妙无比的审美效果。而从转到A大调上的那些连绵不绝、起伏如波的旋律里,我仿佛听到了桨橹拍打着水面发出的那种湿漉漉的闷响,甚至我闻到了薄雾中蓝色的多瑙河水那一丝丝扑鼻而来的清新气息……整个演出中我禁不住几次眯上双眼,沉醉其中,尽情享受音乐之美,我也注定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夜晚被征服。演出结束,我深信我和不少观众的思绪,都已化着一群美丽的白鸽,在寒冷的夜空带着对和平与自由的梦想尽情飞翔。


  我欣喜地注意到,那些与我一起刚刚接受了艺术洗礼的观众,散场时,他们的脚步也似乎放轻了许多。那些从我眼前闪过的每一张脸,在灯光的映照下,神情安静,目光柔和,显得如此生动。他们是否真的懂得或是不懂交响乐已经不再重要,也许这就是艺术的奇妙之所在。在音乐的感染和陶醉下,我们一起心动,一起为之动容,眼眶潮润。这种感觉与每次在欣赏我偏爱的郞朗的钢琴演奏时感受有些相似,我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容易被音乐感染、感动,也被征服。


  要知道,几年前某商业机构曾在达州举办过一场高雅音乐晚会,但主办方没料到,有些观众不顾现场秩序与欣赏音乐的规则,把音乐晚会当成了闹哄哄的乡镇庙会。作为一个深爱家乡的达州人,我至今只要一想起那个尴尬的场面,仍觉汗颜,羞于提及。


  我还记得几年前读过的一篇文章,在某个省城的一台音乐演出,同样给搞砸了,敬业的外国音乐家在台上全神贯注地演奏,台下观众席手机铃声不断,吃零食,大声交谈,小孩吵闹,并且,过度热情的观众们居然跟着音乐节拍有节奏地使劲拍手鼓掌,把好端端一场音乐会当成了自娱自乐的山歌大赛,以至于全体演奏家集体离场罢演,读完我当时真有无地自容之感。文章作者最后几乎是哀求大家务必注意在欣赏音乐演奏时,保持安静地倾听,遵守秩序,就是对艺术对演奏家们的辛勤付出的最大尊重,也是对观众自己的尊重。


  让我惊喜的是,那个晚上,我的这份暗自担心成了多余,整个音乐会120分钟的上下场演奏中,没有发生观众跟着节奏拍手鼓掌的事,观众一直保持安静,现场秩序良好。只是到了最后,当返场Encore奏响《拉德斯基进行曲》时,友善的乐团指挥希尔格斯转身面向观众,就像一位高明的魔术师,挥动起了手中神奇的指挥棒,一下点燃了全场观众火山爆发般的热情。已被音乐彻底征服的观众们,已变得越来越文明的达州人,非常有礼貌地起身肃立,热情互动,用有节奏的掌声向这位1959年出生于斯图加特、有着天才般音乐才华的著名指挥家和全体参加演奏的德国艺术家们表达了深深的敬意。这个时刻让人感概万千,我想,那个战争狂人曾经用枪炮攻下欧洲大陆那么多国家,但那并非征服,只是占领。而我眼前这些来自德国的艺术家却用音乐征服了我们,这是艺术的力量,这是艺术对心灵的一次无可置疑的征服,艺术超越了国界。


  让我猝不及防的是,此前的中场休息,我眼前无端地闪现出那个发动二次世界大战的恶魔影像片断,我知道这巨大的反差与眼前这个高雅的时刻显得多么不合时宜。可我就是无法控制纷飞的思绪。21世纪人类生存困境已经够多,人口膨胀、资源贫乏、环境污染三大世界难题足已让我们焦头烂额,如果再加上战争,人类未来恐怕就只能是毁灭。我们需要文明,而不是野蛮;需要艺术,而不是刀剑;需要包容,而不是仇恨;需要和平,而不是战争。可是我们分明知道,战争并没有真正离我们远去,或者说战争的阴影并没有真的离开过人类。如今,叙利亚内战,成千上万的生命死于战火;也门内战、还有缅甸政府军打击少数民族武装。当然还有在巴黎、中东,ISIS疯狂袭击报社剧院,斩首人质,公然挑战全人类。这说明战争这头邪恶的妖魔真的就蛰伏在地球的某个角落,时不时露出吃人的獠牙。


  这不得不让我想起那个曾在二战中对中国和亚洲人民犯下滔天大罪的战败国,其军国主义亡灵不死,总想伺机借尸还魂,篡改侵略历史,连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证据确凿的慰安妇事件,也从不敢拿出勇气说一句真正意义上的悔罪和道歉之词,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当然也是其之所以至今无法获得谅解与饶恕的根本原因。然而,此时我更愿意回忆40多年前,时任联邦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下那惊世骇俗的一跪,被誉为“欧洲约一千年来最强烈的谢罪表现”。在他高贵的膝盖跪在坚硬冰冷的地面那一瞬间,在现场目睹了这一伟大时刻的善良人们,为勃兰特的这个真诚而勇敢的谢罪举动感动得掉下热泪,这一跪,征服了饱受纳粹蹂躏的波兰人民,也冲淡了积淀在他们心中的愤怒与仇恨;这一跪,也让总理勃兰特和他的国家获得了全世界每一个爱好和平人的宽恕和尊重。


  这是善的力量,这是道德的力量,这是良知的力量——这是另一种征服,这样的征服才是人类的福音! (来源/达州日报2017年2月3日 第八版  编辑/吴星辰)

 

 

【作者:曹文润】【责任编辑:吴星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图片新闻

    全市文艺工作座谈会召

    达州走进新时代文艺繁

    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

    李开杰【摄影家】

    赵英【音乐家】

    龙飞【画家】
      最新推荐

    版权所有:达州文艺网 地址:中国·四川省达州市西外永兴路2号市政中心1107A室
    电话:0818-2153622 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QQ:1597278598 82338128 QQ群号:37029820 邮编:635002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络技术:0818-2500000
    蜀ICP备080057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