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达州文艺网 >> 文章中心 >> 文学作品选 >> 来稿·综合 >> 正文

林佐成:杨顗那些扶贫事

 2017-05-09 18:47:56  来源:市作协  [发表评论]

 


  作为全县建档立卡的扶贫村,甘棠镇马号村不仅贫穷,更是一个“出名的”上访村。近一年多来,在当地党委政府的领导下,特别是在从县经信局下派到该村做第一书记的杨顗带领下,励精图治,攻坚克难,不仅成功摘掉“信访村”帽子,更在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等方面,取得长足进步。当地社会风气为之一变,社会经济发展呈现前所未有的良好态势。这当中,不知凝聚着第一书记杨顗的多少心血与汗水。


  做上访户的贴心人


  2005年,山上的马号村与山下的白岩河村合并为马号村。合并后的马号村,并不太平。由于白岩河村书记做了合并后的村书记,山上的马号人,总觉得村里基础设施建设、低保等惠民政策,全被山下的村民享受了。特别2013年的农网改造,山上因为山高路远,造成的高成本,引来他们强烈的不满。于是,山上的马号人,开始了漫长的上访,从镇,到县,一直到省。鉴于此种情况,镇上撤换了合并后的村书记,但依然未能阻止村民的上访。


  上访就像浇了油的柴禾,越燃越旺。村民们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丢下正在耕种的田地,正在养殖的牲畜,正在谋划的产业,然后五六个甚至十多个,一起到镇上、县上乃至省上上访。上访败坏着当地名声,更让许多不明真相者裹胁其中,白白把时间与精力耗费在捕风捉影的上访中。因为上访,这些年来,村里的基础设施一直得不到有效改善,全村仅有一条5公里的通村公路;因为上访,全村几乎找不到一处像样的产业;因为上访,村委会几乎处于瘫痪。


  走马上任的杨顗,摸清情况后,陷入了沉思。她想,马号村如果不能有效地解决上访这一难题,村民们就不可能静下心来谋发展,更别说脱贫致富奔小康。她决定从信访入手,让躁动的山村安静下来。


  杨顗迅速向镇党委汇报自己的思路和想法,积极协助镇党委、政府选择好村班子领头人,重新搭建村级班子,规范信访制度。迅疾成立以第一书记为组长,村支部书记为副组长,其他村组干部为成员的精准扶贫领导小组,在镇政府精准扶贫工作领导小组的统一指挥下,负责组织、协调、安排部署全村的扶贫攻坚各项工作。


  与此同时,她决定与党员们一起,挨家逐户地走访那些上访户,替他们排忧解难,化解他们心中的怨气。在她看来,贫穷的马号村,村民们上访,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贫穷,因为观念滞后,因为缺少关爱,因为本该得到处理而又未能及时处理的人与事。她与村干部们协商后,决定立即开展“党员服务在基层”活动,发动全体党员,参与到此项活动中。由此,一场声势浩大的关爱活动,在杨顗的率领下,在马号村拉开了帷幕。


  马号地处山区,山势辽阔,住户分散。这些年来,虽说有许多住户从山上搬到了山下,甚至乡镇县城,但山上依然有众多贫困户,而这些贫困户恰恰是上访的主力军。杨顗顾不得山路的崎岖与陡峭,带着村里的党员,翻越一道道山梁,穿过一条条沟壑,走进一家家农户。


  山里人的贫穷,让她揪心。在五保户黄成谷家,她看见这个不愿去敬老院的老人,居然住在一间只有三面土墙,房上全是用一些烂胶纸遮盖的土屋里。怪不得他弟弟经常到村上镇上上访,说哥哥如果砸死了,他将如何如何。她安慰了老人几句,即刻与同行的村支书商量,将老人和他家里的东西搬到邻居家安顿好,而后带领全村村社干部一齐动手,推倒房屋。他们要迅速启动房屋重建工作,彻底根除老人的后顾之忧。


  在老上访户残疾人黄良忠家,她发现这个口口声声说他的救助被其他人占用的老人,不但家徒四壁,而且脏得下不了脚。她马上组织党员,帮他收拾家务,又派人从村委会给他送去粮食和被子。后来,得知他嫁往远方的大女儿不能照管他,刚初中毕业的小女儿不准备上学了,要去外地打工。她立即通过村社干部与小女儿取得联系,帮她联系好学校,让她去上学。但孩子坚决不读书,杨顗毅然决定送他小女儿去学理发,以期掌握一技之长,将来撑起这个家庭。


  这天,杨顗走进了上访户梁远立家。尽管他们以前打过交道,但戴着1500度眼镜的梁远立,还是没有将她认出来,倒是他的妻子一眼认出了杨顗。她拉了杨顗要往屋里走,但满地的鸡粪,连同东一堆西一簇的柴禾,让人没办法落脚。杨顗想起两口子一个眼睛高度近视,一个右脚残疾;一个二级残废,一个三级残废,没有责备。她抓起扫帚,二话不说,清扫起来。后来又见他家里地上放着锅碗,她心里一酸,即刻回了村办公室,端来一张半新不旧的桌子,只说借给他们用用。


  此后,杨顗时不时走进梁家。她发现,两口子都是勤快人,只因残疾,加上儿子以前患病住院,才让他们变得贫穷。当她得知夫妇俩想通过饲养鸭子改变生活处境想法时,她立即组织村委会给他们送去60只小鸭。夫妇俩没有辜负杨顗的期望,几个月后,鸭子长成了,他们将鸭子全部买掉,重新买小鸭,想扩大规模。这天,卖小鸭的挑着两大筐小鸭来到了梁家,梁远立却犯难了,要将这些小鸭全部买下,还差近1000元。正为难之际,杨顗和村支书从他家门前路过,杨顗得知情况后,与同行的村支书一起掏出1000元,硬是将全部的小鸭买下了。梁远立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后来,梁家的屋子漏了,杨顗又组织村委会给他家烧铁蓬;梁家的儿子因为脑瘤住院欠下的4万多元的债务,她通过大病救助帮他们化解……杨顗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梁远立感动得逢人便说“还是村上好”“还是村上好”……


  由于杨顗常常帮助梁家,而今,眼睛高度近视的梁远立,大老远听到杨顗的说话声,便高兴得直叫“杨书记,辛苦了,辛苦了。”甚至,这个过去一向仇视村委会的男人,现在居然跑到村委会,大方地对村干部说,你们要用竹子之类的(他家的竹林靠近村委会),尽管砍。


  从见过面却不认识,到凭声音就能分辨出一个人;从一毛不拔到无偿献出,这当中,杨顗该付出了多少心血。


  杨顗就是这样,用实际行动,关爱每一个上访者,化解他们生活中的困难,做他们的贴心人。


  也许,正是她这种无声的关爱,感化着一个个上访者;正是她无怨无悔的付出,马号村才会在短短几个月内摘掉“上访村”的帽子。


  医生,我没时间检查


  杨顗清楚,要想彻底根治上访,必须尽快让马号村的百姓脱贫致富,而要脱贫致富,离不了基础设施的改善,离不开产业的发展。


  就在马号村的上访趋于平静之际,杨顗开始了马不停蹄地四处奔走,到镇上,到县上,甚至到市里,通过部门协调,通过朋友关系,通过熟人关系,为马号村争取各种项目,为马号村谋划产业。然而,就在这节骨眼上,她的左膝半月板损伤病复发了。


  那是2015年6月的一天,她和几个村干部攀着山梁去山上指导工作,脚下突然一个趔趄摔倒了,同行的村干部见状,立刻将她扶起来,她抖抖颤颤站起身,还是感觉脚发软,腿站不直,她只好找一块石头坐下。她明白,自己的半月板损伤病复发了,但她不能告诉他们。那天,她一直忍着病痛,直到把工作做完。


  其实早在2015年4月,她就因为左脚不能自由伸缩,去西南医院做了检查,说是半月板损伤,当时因为工作忙,没来得及找医生治疗。后来要好的朋友高平知道了,多次提醒她,一定要找医生好好看看。杨顗嘴里嗯嗯啊啊地应着,心里却不当一回事。后来一到村上,村上一摊子的事,她哪里走得开?


  今年9月,在村上忙于工作的杨顗,总感觉自己走路左脚老使不上劲。那天,来村上检查工作的高平知晓了这个情况,她责备杨顗不该只顾忙工作。9月21日,杨顗接到高平电话,说她已经通过熟人在重庆西南医院,想方设法挂上了专家号,让她明天就和她一起去检查,并说车票都买好了。杨顗只好简单安排了一下手下的工作,匆匆随朋友去了重庆。


  重庆的检查却让她添堵,医生告诉她,从一年前的检查结果看来,不仅左膝半月板损伤复发,而且诱发了骨代谢病。医生劝她,无论如何得再次做个全面检查,然后对症下药。然而,杨顗想起村上正紧锣密鼓的乡村公路的修建,三坪塘的整治,银杏园的规划……怎么也下不了决心。“医生,能不能再缓缓,这段时间……”杨顗欲言又止。最终医生就按以前的检查结果,试探着给她开了一大包药,她又匆忙赶了回来。


  杨顗又一头扎进了马号,跑项目,跑资金,跑产业,多病的身体,就靠那一把把西药维持。


  然而,正是这一年多的带病坚守,马号村的基础设施开始迈上新台阶,马号村的产业开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变强。


  曾经,除了那5公里通村公路,余下的村社道路,坑坑洼洼,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而今,已硬化村、社道公路11.8公里,建设应急通道700米泥节碎石路,解决了山上三个社因地质滑坡群众出行难的问题,余下9.1公里村社公路正紧锣密鼓地修建,建好的公路,就像一条条曲曲环绕的玉带,将千家万户紧紧相连;曾经,靠天吃饭的马号村,一遇干旱,山上的村民不得不挑着水桶下山找水,往返要走数十里,而今,正新建的3处人蓄安全饮水工程,将会让全村95%的村民都吃上了自来水,村民只要把龙头一拧,清亮亮的泉水便会哗啦啦直流;曾经,山上山下的许多水田与旱地,常因干旱,大面积欠收甚至绝收,让村民们欲哭无泪,而今,整治的5口三坪塘,就像筑起了防护墙,足以在干旱的日子里,让村民们高枕无忧;曾经,这里网络不通,信息不畅,打个电话还要到到山顶,更别说上个口口,发个微信了,而今,高高矗立的基站,让信息通过网络很快传向四面八方;曾经,这里的村民要休闲,只能转转土田埂,爬爬石坡坡,而今,两处健身工程上的篮球场、乒乓球台、单双扛等体育设施,任你打个够,玩个爽……


  不仅如此,这里的产业,也开始如雨后春笋。村民们修起了鱼塘,种起了金花葵,规划了银杏园、葡萄园……更有曾经的低保贫困户青年陈江来,在村上通过党员示范带动引领脱贫后,利用便捷的交通,流转几百亩土地,创建了贫困青年创业园;退下来的支书杨术立建起了出栏10万商品鸭的家庭农场……


  马号,因为一个弱小女子的引领,正掀起一场向贫困宣战的热潮;马号,因为一个弱小女子的引领,正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孩子,妈不能陪你


  杨顗其实是个孝顺女。当年,父亲去逝,因忙于工作,未能见上最后一面,心里一直歉疚。自那以后,年迈的母亲稍有不适,她便忧心忡忡,生怕出现疏忽。所以,自到马号做第一书记后,她常常祈祷,妈,你千万别出事。


  然而,到底还是出事了。那是今年8月,一直吵着头疼的母亲,在家人陪同下去了成都华西检查。那天,马号村正召开扶贫攻坚现场会,作为主角的杨顗忙上跑下。就在现场会即将开始之际,杨顗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在外地工作的二哥的电话号码,心里一咯噔,急忙钻到一个僻静处。


  电话的内容却让她愣住了,母亲居然得了脑瘤,心脏、肺也有问题,而且要立即手术,这,这……想起年迈多病的母亲,要是躺在手术台上一口气不来,她就一阵颤慄。她心急火燎地找到镇党委书记杨和平,话还没出口,眼泪已经出来了。她哭泣着说完电话上的内容,杨和平也愣住了。“这,这……”他搓着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今天杨顗是主角,总不可能戏还没开演,主角就不见了人影。他犹豫着,见杨顗还在哭泣,便劝慰她,说她母亲不会有事,说开完现场会就即刻让她去成都。杨顗点着头,把眼睛一抹,走进了会场。


  杨顗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开完现场会的,直到得到成都的消息,说母亲手术平安,她悬着的心才安宁下来。她当然未能去成都,甚至后来母亲康复出院,她都未能赶往成都看望母亲一眼,而是由远在西昌工作的哥哥赶往成都陪伴,直至将母亲接往西昌。


  好在母亲体谅人,知道女儿忙碌而辛苦,她从西昌回到开江后,并不责怪她。儿子却对她有怨言了。


  因为家人无法照顾孩子,杨顗将儿子送往了成都就读,一到周末,她便匆忙赶往成都,将孩子接到临时租住的小屋,给孩子改善改善生活,陪孩子说说话,到星期天下午,又将孩子送往学校,自己再赶乘晚上的火车回开江。


  一个年仅10岁的孩子,孤零零地生活在成都,是多么渴望家长的陪伴。所以一到星期天的下午,他总是缠着母亲,哀求着,叫妈妈别上班了,或者至少能陪他多住一晚上。杨顗见孩子说得可怜,星期天的下午,她总是将孩子送往学校的时间一延再延,结果赶回开江,常常是深夜两三点。


  由于扶贫工作任务重,周末加班是常事,许多时候,杨顗根本没时间去成都,有时碰上丈夫也挤不出时间,她就只好把儿子托管在学校。每每此时,她便特别疚心,生怕孩子出现意外。


  当初,因为儿子早产,身体一直不太好,经常感冒,对西药又过敏。曾经因为输液,造成血管破裂,把她吓得半死。所以,先前在天师上班时,镇领导得到她请假给儿子看病的电话,总是二话不说答应下来,并催促她快走。


  儿子去了成都,身体状况似乎较以前有改善,虽然时有感冒,但因防范措施得力,并没有酿成大的毛病。但问题还是出现了。那是今年4月的一个周末,杨顗因为村上突击三坪塘,脱不开身,丈夫因公外出,也去不了成都,孩子只好托管在学校。那是周六的下午,托管老师突然打来电话,说她儿子肚子痛得厉害,孩子哭着吵着要见妈妈。杨顗听了,立刻慌了神,此时,因公务缠身,要走已经不可能,即使走,一时半歇,又如何赶得到?不走,孩子出了意外咋办?杨顗就像一头困兽,急得在山上打转转。猛然间,她想起了成都的朋友,遂掏出手机嘟嘟嘟地按起来。杨顗运气还算不错,电话一打就通了,朋友还以为她到成都来了,热情地邀她带了孩子去耍,及至听到要她帮忙去学校看生病的孩子,她满口应承下来,她安慰着杨顗,说她的儿子不会有事,随后挂了电话,往学校赶。


  接下来的几十分钟里,杨顗不知道是如何熬过来的。她不断地掏出手机,又不断地将手机放进衣袋;她渴望听到儿子的消息,又害怕等来的是不祥。她就这样不断地在山路上走来走去,甚至一阵风吹,一声鸟鸣,都让她莫名的惊悸。直到朋友告诉她,儿子的问题不严重,已经找医生处理好了,只是想她太厉害,她绷紧的心,才重重地一落。“儿子,原谅我,妈妈今天不能来陪你。”她在心里说着,眼泪却出来了。


  也许是过早的独立生活,造就了儿子的坚强。今年暑假,因村上扶贫工作特别繁忙,杨顗常一晨早起来,便匆忙往村上赶,将儿子一个人丢在家里。10岁的儿子没有埋怨,他学会了自己做早饭,煮面条,煮鸡蛋……到底长期一个人在家太寂寞,儿子便缠着母亲,要么让母亲陪他玩,要么去母亲工作的马号村,杨顗拗不过,破天荒将儿子带往了马号。


  杨顗一到马号,哪里有闲暇照顾儿子?结果,儿子在山上奔跑中不幸摔倒,两个膝盖都撞得血肉模糊。杨顗搂着号啕大哭的儿子,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


  这一年多来,因为扶贫,杨顗不知失去了多少陪伴儿子的机会,每每看到儿子膝盖上那两个硕大的疤痕,她就觉得愧对儿子。


  儿子在家里呆了一个暑假,作为妈妈,竟然没有为儿子做过一次晚餐,竟然没有陪儿子好好地玩过一整天,杨顗想起来就愧疚。


  马号,让我如何割舍?


  去年9月,县上出台了第一书记如果因身体不适可以写申请回原单位的文件。杨顗拿到文件,心想,以她的身体状况,应该可以申请回原单位,这样至少可以在周末好好去成都陪儿子了,也可以在家里陪妈妈了。她写好申请,又犹豫了,是交不交呢?第二天,她刚到镇上,镇党委书记杨和平见到她就说:“ 杨顗,你不能有啥想法哈,你工作做得那么好,你要坚持坚持,把马号村的脱贫任务完成哟!”村上的支部书记、镇上分管扶贫工作的领导,也劝她留下来。杨顗愣住了。


  她想起了自己的左膝半月板损伤、骨代谢病;想起了愧对的年迈母亲;想起了愧对的远在成都的儿子;更想起了那些与她朝夕相处的村民。


  这些村民,虽然贫穷,有时甚至有一些刁钻,但他们朴实,懂得感恩。她记得,有一次下村,去贫困户蒋吉玉家了解易地搬迁情况,蒋吉玉见了她,立刻热情招呼她吃刚采回来的花生。当得知好还没吃早饭,拉了她的手就往家里拖,说要给她煮鸡蛋,结果一下子端来8个;她记得,住在村委会附近的一个叫李三芝的村民,只要见到她,总会热情跑过来,嘘寒问暖,一旦发现她开会晚了,总是自告奋勇帮她煮饭;她记得,一个女社长1岁多的孙女,见了她总会扑过来,嘴里嚷着“抱”“抱”,而一旦离开,她又会晃动着小腿,追着撵……仅仅一年多,她已与马号融为一体,与马号的村民融为一体;仅仅一年多,马号的村民已把她当成了闺女,当成了姐妹,当成了妈妈……在这扶贫攻坚的关键时刻,自己又有什么理由离开马号?


  杨顗撕掉申请,留了下来。她除了依旧忙着跑项目资金,发展产业,建设基础设施,新建公共服务中心等等,更挤出时间筹备“文明新风入家园,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文艺演出。她要让那些帮助过马号的致富带头人在舞台上亮亮相,出出彩;她要让马号人明白,正是因为有无数人的帮助,马号才一天天好起来;她要让马号人明白,唯有脚踏实地,抓产业,促发展,以“四好”为标准,马号村民的生活才会芝麻开花节节高。

 

【作者:林佐成】【责任编辑:吴星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图片新闻

    全市文艺工作座谈会召

    达州走进新时代文艺繁

    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

    李开杰【摄影家】

    赵英【音乐家】

    龙飞【画家】
      最新推荐

    版权所有:达州文艺网 地址:中国·四川省达州市西外永兴路2号市政中心1107A室
    电话:0818-2153622 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QQ:1597278598 82338128 QQ群号:37029820 邮编:635002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络技术:0818-2500000
    蜀ICP备080057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