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达州文艺网 >> 文章中心 >> 文学作品选 >> 散文·随笔 >> 正文

徐殿乾:记忆中的家乡

 2019/9/30 8:40:07  来源:市民协  [发表评论]

 

>>>中午,接万源市作协廖主席电话,问我家乡是不是大竹河的,我承认了,因为我离开老家时,我的出生地钟停隶属大竹区。电话来意,万源市作协想与大竹河联合出一期专刊,约稿。我欣然接受。因为乡里乡亲一直萦绕脑海,家乡的一草一木时常闯入梦来,于是就有了写写老家的人,写写老家的事的冲动。今天算个开头。

 

———————————————————————————————


    家乡,是祖先生息之地,也是自己出生和成长之地。是我们年少时想要逃离的地方,是我们年老想回可能已经回不去的地方。家乡,是清明的那柱香是中秋那轮月是春运时的那张车票。对家乡的思念(乡愁)是人类共有的情感形式,是都市空间下人们回忆自己家乡的一种审美心境。有人说,追上去五代,城里人有谁不是从农村出来的?“家乡”这个话题,对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来说,不仅是感情的寄托,而且是生命过程中剥离不掉的精神支点。对家乡的思念之情(乡愁)是美丽而具体的,它是生我养我的小村山水风光,是记忆里童年下河摸鱼虾上树掏鸟蛋的种种乐趣,是爹娘声声呼唤回家吃饭的牵挂,是七大姑八大姨的温暖目光,是烧包谷、油炒饭、炖腊肉的美味。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我十八九岁离开家乡,参军到青藏高原,那时,读写家书,是与家人家乡交流唯一方式,那一枚枚邮票承载了我对家人家乡浓浓的思念之情,那一枚枚邮票把我和家人家乡联在一起,却又把思念拉得很长很长。


    三角丘村赵家庄组,一个很小很小的地方,不知何经度纬度的一块土地, 但这里有生我养我的父辈,有朴实善良的父老乡亲。是这块土地养育了我,更是这块土地上的人培育了我,教会了我干干净净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我爹娘说得最多的就是“要多做善事,做任何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他们不但是这样要求我们,更用活生生的例子身教我们。现在看来,这正是我们那个小地方那代人接受的最早最朴素的家教。我爹是个理发匠,乡亲们亲切地称他为 “烂贤惠”。曾经到乡场上去摆过摊,没半个月,收摊回家了,因为他觉得都是乡里乡亲的不好意思收钱,别人问多少钱,他总不好意思收钱,随口说句算了嘛,客人也就真的算了,时间一长,倒亏。所以才收摊回家。回来后,不管是在在田里栽秧搭谷,还是在地里挖地下种,给乡亲们在田间地头理发也是常事。老娘经常抱怨误了阳春荒了田,老爹总是憨憨一笑。


    我的父辈们,肩挑背磨,在山路上抬水泥电杆,告别了煤油灯;靠挖锄月锄羊角锄通了车;下煤窑上矿山修了房……

 

    今日,家乡巨变,富起来了,发展起来了,而我们的父辈却倒下了,先后一个一个地离开了我们。一直在外打拼的游子们,趁我们爹娘还健在,多回家看看吧!多陪陪我们年迈的爹娘,多看看我们渐行渐远的双亲。我们今天,之所以能成为爹娘的骄傲,那是他们言传身教,更是他们积善积德的回报。多回家看看吧,揉揉爹娘早已累弯的腰,叫一声爹娘,有人回答,比什么都重要,多陪陪双亲就是对爹娘最好的孝道。等到“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时,我们再没有回家的欲望了,因为不知道回家奔向谁。

 

 

———————————————————————————————

◎徐殿乾  达州市文化馆馆长、达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十余载军旅生涯驰骋青藏高原,脱下军装再征程,苦乐人生播种先进文化。

 

【作者:徐殿乾】【责任编辑:吴星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图片新闻

    “全面小康 奋进达州”

    “巴山文艺帐篷轻骑队

    “全面小康.奋进达州”

    渠县文联召开一届五次

    市旗袍协会开展艺术鉴

    宣汉县文联举办“醉美
      最新推荐

    版权所有:达州文艺网 地址:中国·四川省达州市西外永兴路2号市政中心1107A室
    电话:0818-2153622 Mail:dzwyw@126.com 1597278598@qq.com QQ:1597278598 82338128 QQ群号:37029820 邮编:635002
    网站建设维护:达州科创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络技术:0818-2500000
    备案号:蜀ICP备19030744号